认识斑秃

ren shi ban tu

(详细叙述:"生发液"的发现,斑秃脱发病因,治疗总结,和我在寻求合作过程中遇到的有关事宜。)

第一节:“杀菌液”的发现

1998年春,本人前去四川成都参加全国糖酒订货会期间,由于旅途劳顿水土不服而不幸在左耳上方患了一块小斑秃,初时只有一粒黄豆大,在我不断地求医用药治疗的情况下这块班秃也不仃地在扩大,至6月下旬的时候,斑秃块已扩展成茶杯口那么大了,头上的长发已无法将它遮盖,我的心情也因之而恶劣到了极点,再也无法欢笑得起来。在我已觉得再已无好药可求的情况下,由于怀疑是细菌所作怪,因而自己小心翼翼地配制了小半瓶“杀菌液”在患处涂抹。由于涂抹的感觉如涂清水,不痛不痒,涂抹了几天也不觉有动静,之后便大着胆子满不在乎且有点粗心大意地继续涂抹,每天涂抹约10次左右。每次涂抹时,棉签沾药先在患处外围涂抹一圈,然后再由外而内旋圈式地往内涂抹。这样的用法,目的是将细菌包围在内全部杀死,防止细菌嗅到药味时会往外逃散。用药至大约到了第9天的早晨,我妻帮我查看头皮时惊叫地说:头皮已很红了,而且已浮胀有小水泡了。我虽然不感觉到痛,但也有点惊慌,于是妻子便用棉签小心地帮我将浮皮内的黄色汁液轻轻压出来,然后用我早已准备好的“副液”小心地揩抹清洗作消炎杀菌处理,以防止伤口会发炎恶化。处理了几天之后,头皮便干水结痂,厚厚的一层痂皮粗硬硬的。再过了几天之后,我用手轻轻一碰,那块痂皮便很干脆地脱落下来了,我试着用手在新的头皮处轻轻触摸,觉得新皮软柔柔的。可是,在痂皮刚剥落的那两天,新皮处痕痒得难受,似以往手脚疮疤初愈的那种感觉。由于怕弄损头皮,我不敢用手去搔,因而用棉签沾点“副液”小心地在痒处轻轻的意思一下,然而,“副液”很管用,令头皮觉得凉浸浸的很舒服,而且能立即止痒。于是,每当觉得痕痒便涂抹“副液”,慢慢地,在不知不觉中便不再觉头皮痕痒了。几天之后,妻子帮我瞄看时惊喜地发现已有很多白色幼小的小白茸毛生长出来了,而且长得很快。之后,在毛发继续生长的过程中,我经常在那块新的毛发处涂抹一些“副液”,意思是清洗晦气赶走邪气。就是在这么愚昧的迷信思想之下,秃处的毛发便在2个月后的学校学生放暑假时便全部恢复了,而且直到现在也没有反复过。

朋友们看到这里时可能会提出疑问,我既然配制了“杀菌液”,怎么又会知道要配制“副液”和懂得配制“副液”呢?

说句坦白话,在当时,配制“副液”完全是出于迷信。因为在当时正是我刚刚被逼停止干我以往已干了几年非常赚钱的私人房地产生意的时候,刚刚没有房地产做了,现在又被“鬼剃头”,而且越剃越多,运滞又被鬼欺,确实晦气。江门人有个风俗习惯,认为扁柏树与桃木一样能辟邪,因而凡遇有丧白晦气之事都习惯用扁柏叶来驱邪赶鬼。因此,我在配制“杀菌液”时也特意找来扁柏树叶用酒精浸泡成“副液”,好用来洗洗晦气。谁知,瞎猫撞着个死耗子,我按自己想当然地配制的“杀菌液”不但灵验,就连纯属迷信之举的“副液”也有真正的药用作用,它不但能止痒,消炎杀菌,而且对促进毛发的生长也有一定的作用。由此也可说明真正能够解决问题的是依靠科学而不是靠迷信。

第二节:“理念”来源于偶然的发现

江门“七五七”地质队诊所,座落在江门市河南中沙菜市场傍边,离我的家很近。一直以来,我一家人,凡遇有感冒发烧、头晕身热之类时,都必去“七五七”,因此,我们都与诊所里的蔡医生(也是该所所长)她们很熟,就象是自己家附近的好邻居一样。

在我初患斑秃首先找蔡医生的时候,她见我的斑秃只有黄豆大,便用很轻松的口气对我说,不要紧的,是属于神经性失调引起的脱发,叫我回家每天用生羌片擦擦,平时注意休息便可以了。可是,到了我觉得擦生羌片无效;跑去多个大医院找那些很有级数的老中医教授开中药吃无效;在药店买回生发药涂抹无效;涂抹了朋友从澳门给我带来的日本进口药无效;按朋友的记忆跑去广州找到那间以往因专治斑秃脱发而名噪一时,当我找到它时已改名为红十字会门诊,找到高搁在四楼那间约6平方米门眉上钉着一小块“冷冻脱发”牌子的治脱发科室,惊疑地询问那戴着老花镜孤寂无聊地在看报纸的老医生,老医生唏嘘地告诉我“那已是往日残声”;当我已感到黔驴技穷;当我对我头上那块已发展为茶杯口大的斑秃已感到极度恐慌;当我再回头找到蔡医生哭丧着脸死缠活要地询问她该如何才能拯救我头上那块越来越大的顽石荒岛的时候,蔡医生才非常无奈非常坦白地告诉我说:“一直以来,斑秃脱发都被医界认为是一种很奇怪很顽皮的症状,不知道是怎么搞的,有的人不用医治它自己也能好,有的人只是用生羌片擦擦也能好,可是有的人不管他怎治却也治不好,因为目前还没发现有什么特效药,因而当时她也就没有开什么药给我用,只是叫我回去自己用生羌片擦擦,平时注意休息而矣……。”听完了蔡医生的这一翻话之后,我也就再也无话可问了,也就整个人呆在那里了,也明白到我以往所擦的生羌片,所用过的那些药,其实也只不过是想通过各种敲敲打打推推拉拉的方法希望能把那把其实并不是很顽固难开的锁弄开而矣。因而实际上目前医、药界在治疗斑秃脱发方面所掌握的技术还是不够确切的,都只不过是各自根据其一隅的发现,并在再继续如法的拨弄尝试之下也能打开其中的几把锁,因而便认为如此这般的拨弄方法便算是已掌握了比较有效的开锁方法而矣。但事实证明,真正的开锁方法,其秘笈、其钥匙,实际上还被深埋在太行山中,在风中、在雾里。

大彻大悟之后,我便感到是真正的山穷水尽妙计难求了。在觉得孤立无援的感觉之下,令我沉闷,精神难振,茶饭不思,自怨自哎自己太不幸太倒霉了。

1998年6月下旬的时候,由于我感到沉闷想出去散心,因而与几个朋友一起跑到新会平岭我朋友开设的养狗场里去玩。场里养着很多狗,有些狗由于得了皮肤病也东一块西一块的掉了毛很难看,条件反射之下朋友们取笑我头上的斑秃也象狗掉毛一样。由于他们的笑声很大很爽朗,我在苦笑中精神也不免为之一震。狗掉毛,皮肤病,细菌之所为也。中医理论里不是说“斑秃病因是外邪侵入了头发虚处”,叫做“鬼剃头”吗?细菌者,实质存在,但肉眼又看不见,是人体外的东西,它能令到动物得皮肤病一块块地脱毛,犹如邪崇鬼瑞在作怪,在进行“剃毛”活动,这个实质性的现象正合中医理论所说的那样。

那一天的狗场之行,犹如神推鬼差的令我开了窍。由于人病不宜用狗药,因而我便精心购来杀菌类的药物,关门闭户,学着爱恩斯坦那个样子,也犹如茅山师傅那样,按自己“想当然”地,认为比较安全比较会有作用地精心配成了小半瓶“杀菌液”和浸泡了一大瓶“副液”用来自己拯救自己。就这样,一试即灵,我现在的“头皮改良生发液”和“副液”在当时就是这样“炼”成的。只不过它的“炼”成程序比较简单时间比较短,不象《钢铁是怎样炼成的》那样复杂时间比较长,就象那风靡全球的“可口可乐”饮料一样,据说当时也是由一个不经名的小医生在调配治头痛药时不经意“乱碰”出来的。

第三节:在继续验证中得到启发

说来也奇怪,自从我得了斑秃并治愈之后,不知怎的我好象是又患上了一种“职业病”似的,每逢我在街上走,都会习惯地留意一下别人的头部,若偶然见到别人的黑头发里面露出空洞的白头皮时,便会紧紧盯着,直到完全弄清此白头皮是不是斑秃块为止。在这种不良的习惯之下,果然发现不少人也真的是患上了斑秃。

在当时,由于我自己所配的药能够治好了我自己,那种喜悦的心情是难以形容的。此外,由于本人体会过了斑秃的痛苦,深刻地了解了斑秃脱发对患者在各方面所造成的危害,我自己的斑秃之患能够解除了,是非常幸运的,感觉到老天爷对我不薄,既然上天帮助了我,因而我也应该去帮助一下他人,做点好事。因此,当我遇见别人也患了斑秃的时候,很自然地便会动起了恻隐之心,我便会象一个好事者一样热心主动地与对方交谈,喜形于色地告诉他我懂得治斑秃,而且很有效,我自己头上原来的那块斑秃便是我自己配药水治好的,并主动献殷勤地告诉他我可以免费赠药给他们使用……。就这样,有些胆子大一点的人便敢于相信我,并乐意跟我回家去拿药,我也非常乐意配药给他们免费使用。当然,配药方法我是舍不得公开的,只是私下配药赠给他们使用而矣。在那几个人当中,也都是只患一块斑秃,有的只有钱币大,有的如鸡蛋大。由于我仅有的经验是用药至头皮变红浮胀时停药,待头皮换皮后头发便容易长出,因而我也叫他们依我的旧法子照做。后来得知,他们都能很快治愈了,只是在用药时间上有点差异,时间最短的只需7天,最长的用了16天。

有一次我因患感冒咳嗽得厉害前去“七五七”打吊针,趁那机会我与蔡医生说起此事,告诉她我已发现了治斑秃的特效药,已总共治愈了好几个人。当时她听了之后很惊讶,立即查看了我的头发之后高兴地对我说,这是一个很重要的发现,叫我以后尽量多做一些治疗验证的例子,每次治疗时都做好记录和拍照片资料存档,而且,日后如有新的症例,在用药前先带去给她看,治好之后又带去给她看,好让她也能亲眼见证“杀菌液”的疗效,或许,以后她能帮我推广这个药……。蔡医生的一翻话,提示了我要将此药品做大的念头。于是我去跑了专利局、卫生局和防疫站那些地方,想去办专利和去申报有关批号,这些情况我在第五节有详细介绍这里不再重复。

网上图片的陆先生,我是在江门一家防脱发再生发专门店里认识的。当时电视广告,2001年3月26日专家来店诊治。我为了想了解一下江门的患者多不多,因而也依期前去凑热闹。当时店里的患者只有陆先生,他出来之后我便问他怎么样?他说,不治了,让它脱光当和尚算了,专家说用药最少要半年,费用大约要3千多,而且还不敢保证一定能治好,他是打工的,没有那么多钱,即使有也不治。他当时说话的神情很失望也很无奈似的。在交谈中得知他是广西人,也在江门河南这边居住,患斑秃约4个月,头上有四块斑秃,最大那块直径3.5公分,最小的0.5公分(如图片所示)。我便告诉他,我也住在河南,过去曾经患过斑秃,是我自己配药治好的,此药也治好了另外几个人,我可以免费赠药给他使用,但要求他也能让我在他用药前和治愈后都拍照片作资料存档。陆先生当时虽然点头同意,但答应得很勉强,神情里带有疑虑,显得有点忧心忡忡,看不到有高兴的影子,似是在高度警惕慎防被骗,或者是不太敢过于相信我会有此技能和会有此般好心似的。不过,他的这种表现已经令我感到很高兴了,不象我以往所遇到的那些胆子小的人,当他们听我说完来意,或当我把说到一半的时候,便满口拒绝立即转头离去,完全把我当作是一个欲诱人入陷阱诈骗钱财的骗子一样。每当遇到这种情况,我也只好付之无奈的一笑,觉得他们太没缘份了,勉强不得的,太可惜了!

为了让陆先生完全放心,我首先带他去他也十分熟悉的“七五七”那里让蔡医生他们先过过目,然后再到我家里拍照片和配药给他。

然而,他见了蔡医生她们之后虽然放心了一些,但始终还是消除不了他对本药品的不信任,他虽然把药品带走了,在听我教他如何用药时认真度也似个鸡啄米似的,但是,他在用药时却非常马虎,我多次去查看他的用药情况,他都表现得满不在乎,或说无人帮他上药,还说工作太忙没有时间,因而每天涂抹的次数都很少,在3、5、6、7次左右,而且只是重点在那块最大块的秃处涂抹,其余三块只是随随便便地涂抹一些,有的时候甚至不涂抹。我问他为什么这么不认真,他回答说,先试治一块,如果有效再继续。他这样的表现,我心里觉得很不是滋味,心里很难过,也很后悔。多余献殷勤,皇帝不急太监急,何苦来哉!之后,我便不再去理会他了。

可是,到了第26天之后,陆先生突然来找我帮他看头皮,那块最大块重点涂药的秃处已红到位有点浮胀出水珠了,另外三块只有点微微红,而且那块最小的实际只是可朦胧觉得有点红映而矣。我问他痛不痛,他说不痛,而且原来给他的药也已经用完了,问我是否再配一些药给他用?于是我也懒洋洋地对他说,你用得如此辛苦,停药算了吧。之后便不再配药给他,觉得再伤神已无谓矣。

相隔了近2个月后的2001年6月1日,我突然又记起了此事,因而打电话给陆先生问情况,电话里陆 先生却很干脆地对我说:“全部都长好了。”我听了之后感到很惊疑 ,于是叫他立即过来给我看。果然 ,全部都长回来了,粗黑又密的头发已有约3公 分长,只是原来最小也是停药时红得最不明显的那块的头发密度 稍差一些,只有认真看才辨认得出来。那个时候,陆先生已很高兴,我本人也很高兴,原来的那些不愉快情绪也随之一扫而光。于是,我立即带他去“七 五七”那里给蔡医生她们看,好 让她也亲眼见 证一下“杀菌液”的疗效。


左:蔡医生    中:陆先生    右:黄镇东

当时正值下午5点多钟快下班之际,蔡医生也有空,诊所里三个医生都围过来看。由于疗效确凿,高兴之下,蔡医生便和我们三人一起在诊所药房处合影,并让陆先生在诊所外面“七五七”地质队宿舍围园内自然光线较好的地方拍下患处部位头发的照片作资料存档。过了不久之后,陆先生原来那块头尚欠密度的地方也完全康复了。时至今日也未见再有反复过。

陆先生此例,让我从中得到启发,知道了一样很重要的东西,“用药其实无需用到头皮红过头浮胀出水珠,只需用到头皮变得稍红一点便可以停药了。”

第四节:遇到“重”症

网上图片的赵先生,我是在“蓬江桥”上认识他的。

全国著名侨乡的江门市,是一个清山绿水美丽的花园城市,一条美丽的蓬江河象一条长龙一样将美丽的江门市分成南北两半,就象珠江河将繁华的广州市划分河南河北一样。接通河南北两地的钢筋水泥混凝土大桥便是“蓬江桥”。

2001年7月9日下午我开车上桥准备过河北,看见前面一位老者正推着自行车往桥上走,在他头上那顶小太阳帽之下,左耳边和头后侧露出很明显的斑秃脱发的印记。由于“职业病”的关系,我心胸又涌起一份冲动,因而我将车开到他身边慢慢停下,下车去与他交谈。原来,他的家也住在河南,离我的家不算太远,我向他自我介绍时,他说他早已认识我,只是我还未认识他,因为我前几年在江门河南滘头一带率先搞起了私人房地产建楼卖,现在又搞起了食品批发、零售和开办工厂,因而当地的人没有几个是不认识我的。

既然是早已认识便好说话,无需再多费唇舌去消除他的顾虑。他2000年清明期间开始脱发,只一年多时间便发展成网上图片的那般样子。我告诉他我会治斑秃,可以免费赠药给他使用。于是我们便调转车头先去“七五七”,然后再回我家里拍照配药。

在图片上人们可以看出,赵先生当时的斑秃已很严重了,由于他往日多在露天太阳下工作,因而头皮也被晒成古铜色,秃处的头皮似是被贴上一层古铜色的塑料皮膜一样,完全看不见茸毛和毛孔的影子,也分不出头发原有的边界线,光溜溜的。如此情形,蔡医生她们都觉得有点害怕,从来未见过如此严重如此状态的斑秃。她们都认为,这个症例已很有代表性,如能治好的话,“杀菌液”便真的是专治斑秃脱发的特效药了。

在当时,我心里也很害怕,没有把握。不过,反正是不收钱的,万一治不好也不会太难为情,而且按“用药至头皮变红了便能停红”的原则用药也很安全,不会出问题的,同时这也是一个非常难得的验证机会,因而本人虽然很担心,但也很高兴,很乐意赠药给他使用帮他治疗。由于当时赵先生已改为上夜班,每天下午都有空闲在家,为了把握好不让他用药红过度,也为了每天都能观察他用药过程头皮的变化情况,因而除了配药给他回家自用外,还叫他每天下午都来我家由我亲自帮他上药,而且规定每天只能用药10—12次。


黄镇东在为赵先生治疗斑秃

涂抹了几天之后,由于他的头皮本来就呈古铜似的黄红色,因而在最初几天很难辨认头皮是否变红的情况。每次涂药他都只是觉得凉浸浸似涂抹清水,没有任何不适的感觉。直用到第9天的时候,我认真细看发现他的头皮实际已经是变红了,这种红与他头皮原来的那种红是不同样的,头皮在已变红之中还有点象平时手脚在水里浸泡时间过长时呈现的那种皱皮状,也似原个的番薯芋头被煮时其表皮所显出的那种让人感觉到“有点熟了”的那种特征,说明用药已经到位了,因而便决定停药。停药当日也带他去“七五七”让蔡医生她们看,让她们也能更详细了解用药的细节。停药之后,我便叫赵先生回家一段时间以观后效。

停药之后的十多天时间里,由于我想知道此药对赵先生如此严重的斑秃是否能奏效的心情十分迫切,因而总觉得度日如年。我心里想,如果此例也能奏效的话,斑秃之疾从此便不再是什么难治之症了。

直捱到第15天,也即是从用药那天起计的第24天,我实在憋不住了,于是打电话叫赵先生过来给我看情况。

当我忐忑不安地等待赵先生前来让我揭开迷底,当我焦急地看到他头上情况第一眼的那一瞬间,才让我能长长的舒了一口气。因为我已惊喜地见到赵先生整个头部的容貌全改变了,头皮变得白嫩嫩的很健康,让人感觉得很舒服,满头娇嫩嫩的幼小白茸毛已很明显地生机勃勃地生长出来了。

赵先生说停药一个星期左右,头皮便开始换皮了,换下的皮很薄,就象皮肤被太阳暴晒后所脱下的那种皮,他洗头时用手搓出很多,就象好几天没洗澡用手很容易在身上搓出很多老泥似的。换皮之后便成了这个样子,新头皮白嫩嫩的,朋友们请看图片便知道了。

由于是特大的喜迅,我立即带赵先生去“七五七”,蔡医生她们看了之后都感到很惊讶、赞叹不已。5个多月之后,赵先生的头发便恢复到网上图片的那个样子了。



2001年7月9日 (用药前)

2001年8月3日 (停药后第15天)

2002年1月7日 (头发恢复状态)

第五节:寻求合作

我是一个深受过其苦的患者,我能深刻地体会到斑秃脱发之害和由此给心理带来的烦闷和压力。我是一个经商之人,经过治疗实践,我能明确地知道此"杀菌液"与市面同类产品其疗效在相比之下的优越性,具有非常重要的使用价值和开发价值。于是我走访了专利局、卫生局和卫生防疫站,希望能向国家申请专利和申办药品生产批号以全面推广。但是,折腾了一段时间之后才知道,办专利是可以的,只需7500元和约一年半时间,但也需要将详细配方公开,这样的后果则是形似专而实不利;申办药品生产批号需要有现成的制药厂和营业执照。我本人并非医药界中人,没有现成的制药厂,也不具有申请开设制药厂和办领有关执照的条件,暂时也还未有收购一间中、小药厂以实行买壳上市的财力。在这样情况下,我连去申办批号的入门券都还没有,无奈之下,我只好选择寻求与厂家合作开发或技术转让这条路,希望借此能够为我的"杀菌液"这个初生婴儿寻找到一个可以让他好好地发育长大的温暖的家,希望能依靠厂方的有利条件将"杀菌液"早日申办出批号光明正大地上市。于是,在2000年上半年,我先后向全国几百家制药厂和有关研究所,其中也包括国内目前比较有知名度的专门从事治脱发的那些单位企业重复地发出了近2000多封信件专去作介绍和寻求合作。

信件发出之后,只有福州的一家治脱发研究所给我来了电话,电话里对方愿意以5万元的价格一次性买断我这药的配方,由于价格实在太低,因而我希望以技术入股的方式与对方合作共同开发。2000年10月份我应邀前去福州洽谈,对方对我的"杀菌液"很感兴趣,洽谈当日对方便独自起草了一份合作意向,并影印了一份药品申办批号的资料给我,让我回去好好的查对一下,看我这个“生发液”里面所含的各种成份,按规定是能够申办哪一类的“字号”。如果能申办“保健品”类的“健”字号或“特殊化妆品”类的“特卫妆”就好办,合作可以继续谈下去。因为这一类的批号申办费用比较低,只需几万元就行,而且手续简单,时间很短,很快就能申办出来。 但是,如果只能申办“准”字号,事情就难办了。因为国药“准”字号的报批非常严格,手续很繁琐,费用很高,时间很长。据说费用不但需要几百万,而且还要经过3个指定的大医院的临床验证,重重报批,没有7-8年时间申办不下来。即使通过熟人关系,最少也要5-6年时间才能办成。

我回江门之后,经过认真查对,我这“生发液”里面所含的成份,是属于药品类,因为药里含有“准”字号的内用药所配成改为外用,故而只能申办“准”字号,因而与福州的这一次合作洽谈自然就无法继续下去。

靠发信件的方式寻求合作难以济事,2001年年底我选择了上网,向外界更广泛地发出寻求合作信息,我立志一定要将"杀菌液"申办出生产批号,一定要将这颗专治斑秃脱发的夜明珠能顺畅地尽发其可以发出的光华 。

第六节:易名"生发液"

上网几个月后,首先就有山东济南的一家日资公司,日隆工贸有限公司对我的"杀菌液"很感兴趣,他们前来与我洽谈,逐个去观看我在江门正在治疗的那些患者后,还建议我用此"杀菌液"去给脂溢性脱发的人士作试验性治疗,验证一下该液对脂溢性脱发的治疗是否也具有独特的疗效。于是,我找来了几个脂溢性脱发的朋友,同时,由于我自己的前额随着年龄的到来(今年虚岁41)头发也脱得比较高,因而我也和他们一起用药。试验之下,我不但发现了"杀菌液"对脂溢性脱发的治疗完全无效,同时还发现了斑秃脱发头皮与脂溢性脱发这两者在本质上存在有很大的区别。因为用"杀菌液"治疗斑秃,停药标准是患处的头皮变红,在治疗中发现,凡是只患几个月或几年时间的斑秃,用药时间一般需在9-15天头皮才会变红,而患有10多年或以上的斑秃以及患有多年时间的全秃,有的甚至只患有一年左右的全秃,用药至头皮变红所需时间则更需在一个月左右甚至二个多月,只有小部份人的用药时间少一些,一般在15天左右,也即是说,所患斑秃的时间越长或斑秃程度越厉害,用药至头皮变红所需时间也相对越长。而这一次的用药试验,我们每天涂抹7-8次,只涂抹2-3天时间头皮便都已变红得较厉害。比较之下,相同的药物在不同形式脱发的头皮上涂抹却会出现如此大的不同反应,其中原因,主要是斑秃细菌的分泌物,它不但会将头发在头皮表面拦腰腐蚀折断,同时也会污染腐蚀头皮令健康的头皮逐步产生病变干枯板结,用"杀菌液"在斑秃的头皮上涂抹,由于"杀菌液"具有杀菌和化解消除细菌分泌物的功能,在涂抹了足够的时间和足够的药量之后,病变的头皮就会逐步得到改良还原至回复健康,涂抹了大约9天或一个月左右时间头皮才会变红的现象,这正是病变的头皮经用药后得以逐步改良还原到位的明显标志;至于脂溢性脱发的头皮和健康的头皮,由于不存在有斑秃细菌分泌物这些有害化学物质和不产生病变,抵抗不了"杀菌液"的作用,因而在短时间的涂抹之下很快便会出现刺激破坏性变红或过敏性变红。由此可知,本人所配制的"杀菌液"其药性其实并不是很温和的,它不适宜在斑秃患处以外的头皮上涂抹,但用它涂抹在斑秃头皮上,却是不痛不痒没有任何不适的感觉,与涂抹清水无异,也不会给身体带来不良的副作用,更不会弄伤弄坏头发和头皮,就如某些有毒药物,在用量适宜投药对症的情况下,却能给中毒者或重病者起到以毒攻毒的神效一样。这是一个非常重大的发现,也是"杀菌液"能够在相对较短用药时间便能快速治愈斑秃脱发的主要原因。有鉴于此,本人便给"杀菌液"更改了一个更加贴切的名字,叫做"头皮改良生发液"(以下简称"生发液")。

由于我的"生发液"对脂溢性脱发的治疗没有效用,过了一段时间之后,日隆公司负责人杨先生来电话告诉我说,他们回日本去作了专门的调查,在网上有一位日本权威专家发表一篇专门论述斑秃脱发的文章(日文),文章说:斑秃脱发只要是由于精神紧张所引起,靠药物治疗难起作用,心病还需心药医,患者只要细心地去找出造成自己精神紧张的结症所在,然后将精神放松,多做一些体育运动,时间可以解决问题,过了一段时间之后,斑秃脱发便可以在不知不觉中不治而愈了……。

当时我觉得这位日本权威专家的这篇文章很有趣,于是便叫杨先生将它复录一份并翻译成中文后传真过来给我。也是由于文章讲述斑秃脱发可以由时间去不治而愈的缘故,杨先生便决定放弃这一次的合作。

第七节:斑秃病因

日本专家的这翻高论,不知患者朋友和专治斑秃脱发的高手们也会认同否?

本人认为,治疗斑秃脱发,患者们确实是应该要将精神放松,多做一些有益于身体的体育运动以增强抵抗力和提高免疫能力,但这只能是在使用药物治疗的情况下作为辅助治疗的一种最有效的手段,不但只是治疗斑秃,治疗身体的其它患疾也应如此。我相信,世上真正能够只由时间去解决问题不治而愈的幸运者不会很多,日本人的这翻高论,不知是他已经过大量的研究试验,或者是经过大量的调查总结所得出来的结论,还是他在经过长时间的研究治疗之后,已不相信世上再会有更好的治疗药物,在别无良策的情况下不得已而作此说词的。他的这种说法对患者确实很有帮助,但也非常容易会成为一种误导,会误导初患者不着紧去寻药求治而逐步变成全秃和普秃。如果拖延到已成为多年的全秃和普秃的话,那么,就连本人的"生发液"也就不再敢向他们夸海口了。因为本人所配制的"生发液"只是属于治疗斑秃脱发的特效药而不是能够令人起死回生的神仙药,若是病情已发展到了末期变成了老顽固,那么,即使是使用更好的特效药物也同样是无能为力的现象,我相信人们是可以理解和体谅的。

斑秃脱发,古今以来都被医界誉为顽症。对于造成斑秃脱发的真正原因,老祖宗们早就发现了这个问题,因而在中医理论中早就留下了:[斑秃现象多属于"虚"症,脱发原因就是"外邪"侵入了"头发偏虚"处]的警示(注:此语摘于"章光101"小册子)。很明显,这段话的意思是,斑秃现象普遍是由"虚"这个内因,与"外邪"侵入了"头发偏虚"处这个外因所构成的。也即是说,如果没有"虚"这个内因存在,那么"外邪"也就入侵不了,难以乘虚而入;以及是即使出现了"虚",如果没有遇上"外邪"的话也不会造成斑秃;唯有在出现了"虚"的情况下不幸遇上"外邪"的入侵才会造成斑秃现象。

遗憾的是,老祖宗们虽然在中医理论中留下了警语,但没有将警语中的这个"虚"字指的到底是什么样的虚,以及这个"外邪"指的到底又是什么东西这些关键问题详细交代清楚,以及是老祖宗们虽然能够准确地发现了问题但未能找到解决问题的最佳办法,代代相传至今日,由于问题依然未能得到解决,无奈之下,造成了人们对古人留下的金玉警语已不太重视,或者是无法重视,总之一句话,就是各执己见。有人认为斑秃脱发目前尚未能找到原因,有人认为是神经性问题,有人认为是受"风邪"问题,有人认为是"肾虚"问题,有人认为是基因问题……。总之,就是未有人能理解得到中医理论所说的["外邪"侵入了"头发偏虚"处],指的实质就是斑秃细菌这个"外邪"侵入了头部免疫力降低的那块"头发偏虚"处的那个关键问题。

理念指导用药,因而医药界们各施各法,例如有:吃中药医肝肾补血气法,用"梅花针"在患处敲击法,在患处注射药物法……等。但是,这一系列的治疗方法其效用有多大,我相信曾接受过其治疗的患者们都非常清楚,我自己本人也有切身体会。本人认为吃中药医肝肾补血气法对强壮身体有可取之处,但坚决反对注射激素这种提早透支有害身体法。我在江门曾治愈过2个患有全秃的年轻人,都是男性,一个是6年全秃,一个是一年多全秃,之前他们都曾接受过2次注射激素治疗,据说第一次注射后治好了,第二次全秃再去注射已不再有效,而且身体也变得虚胖。

本人体会到,在引发人们患上斑秃脱发的内因条件中的这个虚字,实际情况中它包含有两种情况,一种是肾虚,这种虚指的是人体内部切切实实的内虚,必须要靠吃中药补品好好地调理一段长时间才易得以康复;另一种则是由于人们遇到暂时性的工作,学习繁忙,或者是日常生活中遇上某些烦恼问题令到精神压抑紧张,或外出远门旅途劳顿水土不服,或搞某些事情通宵熬夜……等影响睡眠不足精神疲惫,至使身体在短时间内失去平衡所出现的虚弱,但这种虚弱人们只要好好地休息几天喝上几顿滋补汤就会很快消失,身体就会由暂时的不平衡回复平衡,因而这种虚相对来说只是属于暂时性之虚,与患肾虚完全是两回事,而且医学上已证明这两种不同性质的虚弱都会容易导致人体的免疫力降低。

另外,关于人的肾脏与头发的关系问题,中医上说:"肾主水,肾水化气,而荣于发……"。其大意是说,肾脏在金木水火土五行阴阳学说中属水,肾脏功能的好坏会直接反映在头发上,肾脏功能好,人的头发就会相应地长得好,肾脏功能不好,人的头发就会出现营养不足甚至脱落,也即是说,人的肾脏与头发有着密切的联系,它会给头发提供营养,是肾水化气升华的反映所在,头发生长的好坏在很大程度上是由肾脏功能的好坏所决定的。

本人不是班科出身,对医学方面的知识可谓一窍不通,理解不了神经性脱发,受"风邪,"基因……等这些专业字眼所指的深义,只是对肾虚、精神紧张这些话好象能够听懂一点点。根据本人在治疗实践中的细心观察浸泡,我发现在斑秃脱发这个症状中,肾虚或精神紧张导致人体局部头皮的免疫力降低,这确实只是属于可能会引起斑秃脱发的内因条件,而并不是斑秃脱发的主要原因,因为患上斑秃脱发的人相对来说毕竟只属少数,而精神紧张、睡眠不足、劳神劳脑、忧郁烦闷这等现象对于广大众生来说谁也避免不了。在这种情况下,唯有人们在局部头皮的免疲力降低的情况下不幸被斑秃细菌所入侵,这才是会令到人们出现斑秃脱发的主要原因。因此,斑秃脱发只纯属是外科皮肤病,与肾虚没有必然的联系。但是,由于经验方面的局限性,有不少老中医对前来求诊的斑秃患者,在未经作具体的专项检查照镜化验核实的情况下,不管患者是男是女是老是幼,在望了几眼之后很快就会告诉患者是患了肾虚以至造成脱发,然后开一些医肝补肾生血养发的中药给患者服用,或者卖给一些那些他们早已制作好的生发散、生发精、养血生发胶囊之类的药物给患者服用。这样的诊治行为,其实是那些老中医如做数学计算题套错了公式,把肾脏器官与头发的关系原理错套在完全是由于斑秃病菌侵蚀所造成的斑秃脱发这个外科皮肤病症状上面,这样的诊断结果,无疑会给患者在心理上带来负面影响和增加一层压力。因为大多数的斑秃患者其实都是因为精神紧张疲劳所引起,在发现自己患上斑秃脱发之后,由于担心治不好而由本来是在工作、生活方面的紧张转移到担心脱发的紧张,求诊之后,在担心脱发的紧张之下又增加了一层担心肾虚的紧张。须知肾脏是人体内部的重要器官,肾脏得病远比头发得病令人烦恼担心得多,男人对此更是讳莫如深。有鉴于此,本人觉得有必要在此作一翻辩说,以释患者之怀。

由于那些老中医们将患者的外科皮肤病当作内虚来处理,这种用药治疗方法很明显是走了弯路。

第八节:斑秃脱发的“五大特点”

① 斑秃所脱的头发很多都是贴着头皮表面断掉的。头发粗的人,斑秃外圈处刚脱不久的头发的下半截,通常都还会存留在头皮上清晰可见,手摸有扎手感,就像被剪断的一样,时间长些后这截头发根部便会消失,头皮变得光滑滑的;另一种情况则是有些脱下来的头发虽然带有白茸根蒂,但根部已被腐蚀得很瘦削只剩下一点点,像个“惊叹号”似的。

② 健康的头皮表面都会有轻微的粗糙感,而且会有头屑代谢出现,而斑秃患处的头皮都是光溜溜的没有头皮屑,待斑秃脱发治愈之后,头皮屑才会再重新出现;

③ 斑秃脱发的形态毫无规则,脱发期间不痛不痒,不知不觉,就象是被人恶作剧东一块西一块偷偷乱剃乱剪掉的一样,明显是病态的急性脱发类型,这种性质的脱发不但会不断恶化扩散甚至令头发全部脱光,而且时间长些后还会从上而下连眉毛胡子以及其它的体毛也会陆续脱掉。(注:有些人在出现斑秃之前,会感觉该部位会特别痕痒,不久之后该部位就不知不觉的出现了斑秃现象;也有极个别的人斑秃患处的头皮,会像红疹一样的红色,但这现象在我所治疗过的众多患者中只发现有3例)。

④ 凡是患斑秃的人,在发现自己患上斑秃之前,一般都会有:睡眠不好、或睡眠不足过度熬夜精神困倦疲劳;或精神紧张压力过大、或心情压抑苦闷烦恼;或出差远门旅途劳屯水土不服;或过长时间的连续上网、打麻将之类令到头脑精神过于疲倦疲劳;或受惊吓,或大病留医手术、或产后虚弱睡眠不足、或发高烧、或烫染发……等。

⑤ 斑秃患处的头皮最大的特点就是会产生病变。斑秃的头皮比健康的头皮会显得有点异样的特别一点的白,是一种没有血润色的干枯病态的白。而且患处头皮表面柔软光滑象被涂了涂层滑剂一样看不见毛囊,时间长后还会板结硬化变得光溜溜的,医学上称为“毛囊萎缩”。

斑秃的头皮除了外观上有病变现象之外,实际上其内里与健康的头皮也还有明显的质的区别,我用“杀菌液”是很容易将其分辨出来的,就象用化学“PH值试纸”能很容易分辨出一杯水是属酸性还是碱性一样。因为我用“杀菌液”在脂溢性脱发头皮,健康的头皮,以及斑秃脱发头皮的试验使用中发现,唯有斑秃的头皮才能承受“杀菌液”的作用,涂沫很长时间都不会出现过敏现象,而且能将那些膨胀发硬的头皮变得如软皮沙发一样柔软,不少斑秃时间比较长的人用药10多天后便会脱出很多如头屑一样的死皮,这是头皮表层病变干枯板结变成死皮的现象,这层死皮如果不退去紧紧地包裹在头皮上堵塞了毛孔,幼嫩的毛发是很难穿破它而生长出来的,这也是时间太长的斑秃、全秃、普秃相对难治的原因;而脂溢性头皮,健康的头皮,只要按治斑秃的用法连续涂抹1-2天后便会出现红痒以及过敏现象。这说明,斑秃的头皮里面肯定是存在有能抵抗“杀菌液”的成份,是故不怕“杀菌液”的涂抹。而脂溢性脱发头皮和健康的头皮,由于不夹杂有能抵抗“杀菌液”的成份混在里面,保护不了健康的头皮,抵抗不了“杀菌液”的作用,因而便容易出现红痒以及过敏现象。

以上斑秃脱发的五大特点,其中第④点是引发出现斑秃脱发的前因和诱因,也就是为斑秃脱发的出现创造了环境条件,因为这些情况(受惊吓和烫染发除外)容易令人精神过度疲劳、局部头皮的免疫力容易出现下降;而另外的四个现象,是人们在头部的免疫力出现了下降的情况下不幸感染了斑秃病菌,这些斑秃病菌乘虚而入以侵蚀头皮表面的软质营养物,以及斑秃病菌分泌物污染遮盖腐蚀头皮和发根,令到毛发在贴着头皮表面折断脱落,以及令到斑秃的头皮产生病变。

第九节:治疗总结

自上网至今,虽然我投放了很大的精力去寻求合作都未能达成心愿,但我的"生发液"共计又得以治疗了505个分布在全国各地的斑秃和全秃患者(详情见治疗实例栏目)。另外还有很大一部份的患者,由于他们见我的"生发液"未能经过药检和未有有关批号,同时也不太相信世上果真会有如此灵验之药,怕上了网上骗子的当,因而只是在电话里询问一下而不敢采用,我实在为他们感到惋惜。

在此,我本人衷心感谢这505位朋友对我的支持和信任,同时更感谢他们能让我在这一繁多的治疗实践中吸取了宝贵的治疗经验。

治疗实况和经验总结如下:

1、凡是只有几个月或几年时间的中轻度的斑秃,不管男女老幼,用药所需时间普遍都是在9-15天左右,个别患者用药时由于不够认真而需20天左右。停药时已能明显见到有不少白茸毛长出,有不少患者甚至在未停药前已有不少新的白茸毛长出。这种在短时间内的停药前或停药几天后就有白茸毛长出的情况,是因为斑秃脱发的难治其实是由于细菌的分泌物将毛孔堵塞封盖,以及头皮病变板结所造成的。当用“生发液”清理达到一定程度之后,长发通道畅通无阻了,干枯板结的头皮层又被丰富的血液营养充份滋润了,生机勃勃的小毛发就会迫不及待地生长出来。在这种情况下,轻度患者在3个月内可以痊愈;斑秃块较多的属于中等程度的斑秃患者,完全康复时间一般在3-5个月左右。这类患者在本人的治疗档案里共记有459例,其中效果不隹难以治愈的有三例,因而时间短的轻度的斑秃治愈率可达95%以上。

2、凡是患有几年或以上时间的严重斑秃、全秃或普秃脱发,有的甚至只患有一年左右的全秃普秃,用药至头皮全部变红到位所需的时间不太统一,有的需15或20天左右,有的则需一个月左右甚至2个月。在疗效方面也不统一,有的很快就见效并得以治愈,有的效果则不太理想甚至无效。这类的患者我共治疗了46例,其中难以治愈的有16例,因而这一类的情况能得以快速治愈只占总人数的2/3左右,也即是治愈率只占60%以上。

3、凡是患有严重失眠现象或长期睡眠不好的患者,不论所患斑秃程度轻重及时间长短都比较难治,究其原因,可能是因为睡眠不好则充电不足,充电不足则提供长发的能量不够的问题,而且睡眠不足很容易令到身 体虚脱,虚火盛,易发脾气,身体的抵抗力 和免疫力都会降低,因而容易引起脱发和难长发。这样的患者我共治过4个,都是男性,他们都很难治,长发速度很慢、疗效很不好。(注:治疗失败的共计有19例,其中已包括这四位同时患有失眠的患者)

从以上治疗总结可以知道,只要在睡眠方面没问题,患有短时间内的轻度斑秃脱发是很容易治愈的。时间久远的严重斑秃以及全秃普秃的治疗则有一定的难度。同时患有失眠症状的斑秃,全秃患者则更难治。因此,凡是初患斑秃的朋友们必须要及早寻找到好药物将其治愈,不然的话,如果误延至已变成了老顽皮的斑秃或全秃那就麻烦了。

从另一个方面人们也可以看到,本人所配制的"头皮改良生发液"只是属于杀菌药类,并不具有强肝肾补血气的功效,但它对治疗斑秃脱却具有如此效果,是那些养血生发之类的强肝肾药物所无法比拟的,因而也可以说明斑秃脱发与肾虚并不具有直接的联系,斑秃脱发患者并不一定就是已患了肾虚。

另外,本人在治疗中发现,凡是不戴假发的都比那些戴假发的患者容易治,头发容易生长,而戴假发时间已比较长的那些患者,在两耳边和头后侧假发边沿紧扣着头皮的那些地方,头发生长特别缓慢,有的地方不管如何用药头发也难以生长得出来,故可知头皮的通风呼吸换气对头发的生长恢复非常重要,患者们不可不知此事。因而凡是戴假发的患者在治疗期间都应尽可能地经常除下假发让头皮通风换气,不要一戴便一整天,这样才有利于毛发的生长恢复。有人说戴假发头皮温度高宜于毛发生长,本人认为这肯定不是实践经验之谈,纸上谈兵而矣。因为此论与理论实际皆不合,不通风透气,头皮难以呼吸换气,事实证明这是极不利于头发的生长恢复的。

在目前来说,本人的"生发液"对治疗斑秃脱发虽然可以称得上是特效药,但它对那些症状特别严重的老顽固的治疗还存在有比较大的难度,这是"生发液"的不足之处,本人日后会用心探索研究。

第十节:“精神紧张”论

在这里,本人还想谈一下关于精神紧张问题,日本专家倡导患者对斑秃脱发的治疗要将精神放松,这无疑是一个非常有益的建议,但本人觉得此话说来容易做却难,因为外容仪表是个人的第一要事,而斑秃脱发又是外容仪表的第一天敌,特别是在当今这个文明且竞争激烈的知识科技化社会,人们不但要费尽精神去学习,去投身于各个领域的竞争,而且还要依靠自己比较好的外容仪表的配合才容易得心应手,在精神已是比较紧张的工作,学习、社交、生活状态下,当人们发现自己的头上患了斑秃,而且脱发还在继续,而且又未能容易地找到有效药物加以制止和治愈的话,试问又有谁人能够做到不紧张?凭着自身的本事和美好的外容仪表去投身于工作、社交、恋爱、婚姻等切身要事已是不容易,当人们头上的斑秃已发展到快要似个患有皮肤病而脱毛的赖皮狗一样甚至发展到已成为普秃(体毛也全部脱光)的话,对于年轻人来说,不难预测这对其人在精神上所造成的打击和在各方面造成的危害有多大,在这种情况下,患者在心理上能不压抑苦闷吗?根据本人的治疗统计,12岁以下儿童只占5个,50岁以上的患者也只有几个,剩下的患者全部都是青、中、壮年人,而且是以40岁以下的中青年人居多,这种斑秃脱发所表现的年轻化现象,不正是可以反映出这种类型的脱发与当今社会年轻人在工作、学习、生活方面的紧张有着紧密的联系吗?日后的科技更加趋于发达、高难度的脑力劳动逐步淘汰简单繁重的体力劳动,人们要在社会中争得一口饭吃,紧张的竞争将会更加趋于激烈,促使人们患上斑秃脱发的现象将会更加多。但是,不管各方面的竞争有多么激烈,因此造成人们的精神有多么紧张,人们容易患上斑秃脱发的机率有多大,只要人们想要买到真正能够做到药到病除的特效药物就如走出门外买包香烟那么方便容易的话,我相信人们再也不会为头上患上斑秃脱发的这件小事而去担心了,世上更加不会存在有全秃、普秃、老皮斑秃这种怪现象。

第十一节:“不是肾虚”论

人们只要细心地去思考,细心地去观察一下便会知道,斑秃脱发的病因不但不是肾虚,即使患有肾虚也不会容易斑秃脱发。事实证明斑秃脱发与肾虚完全没有任何关系,斑秃脱发是因为肾虚的说法是不正确的。

人们都已经知道,肾虚的症状会表现为:尿频、腰酸、耳鸣、四肢无力、性能力减退或障碍……等。在人群里面,由于血气会逐渐衰退的原因,最容易得肾虚的是那些上了年纪的老年人,这是不需要再通过望、闻、问、切的诊断而可以直接肯定的。

如果斑秃脱发是因为肾虚,那么,在那些老年人里面,肯定会有占绝大多数的人都患有斑秃或者会容易患斑秃;在那些患有斑秃的人群里面,占绝大多数的也应该都是那些血气衰退的老年人。

但是,实际情况并不是这样,这个比例却恰恰相反。在那些老年人里面,患有斑秃的人却很少,远远达不到5%的比例。试问世上会有多少人其年老多病的父母爷爷奶奶们患有斑秃呢?而相反要为自己年轻年幼的儿子、孙子头上患有斑秃全秃普秃而揪心的父母爷爷奶奶们却很多;在患有斑秃、全秃普秃的那些人群里面,50岁以上的人也很少,占不到10%的比例,而占90%以上的斑秃、全秃、普秃患者却都是那些少、中、青、壮年人,呈现出一派年轻化现象。

由此而论,是不是年轻人反而容易得肾虚,而老年人却不容易肾虚?是不是老年人的体魄反而比年轻人的强壮比年轻人更加血气方刚呢?

还有,在实际患有肾虚症状需要吃补品补肾壮阳的人群里面,同时也患有斑秃脱发的人也很少,这是明摆着的事实,这是经常都需要借助补肾壮阳药物的人们自己是最清楚的;在患有斑秃脱发的年轻人里面,同时也感觉自已也有肾虚症状的人也并不多,因为他们大多数都是血气方刚的年轻人,肾虚症状离他们还很远。

另外,通过药物治疗的验证更能证实斑秃脱发是因为肾虚的说法是错误的。细述如下:

假如斑秃脱发真的是因为肾虚,那么,对症下药,治病治根,治斑秃首先就要治肾,用药就应该是用内服的治肾药。肾亏治好了,血气充足了,提供给头发生长所需的营养足够了,斑秃脱发也就不会再扩展了,同时所脱掉的头发又能再重新生长出来了。

但是,本人自从怀疑斑秃脱发是因为斑秃细菌作怪的外科皮肤病之后,自己配制“杀菌液”给自己治疗,给别人治疗,单纯使用“杀菌液”在头皮患处外用涂抹,无需再刻意服用任何其它专治肝肾的药物。这样的治疗方法,事实证明不但用药时间短,而且疗效快速显著,不但治好了我自己,也治好了720多个用药者中的90%以上的人。

为什么会这样呢?光在头皮患处抹药能够治好肾虚吗?我配的外用“杀菌液”是专治肾虚的灵丹妙药吗?这显然是绝不可能的。

此外,还有一个问题需要探讨:

如果斑秃是因为肾虚,那么,肾虚造成血气不足给头部头发所带来的影响便应该是全局性的而不应该是局部的,就象洪水泛滥冲击豆腐渣工程的防洪堤坝一样,当险情发生出现第一处缺口渗漏之后,必然又会很快波及全堤甚至崩垮。即使能及时抢险堵塞加固第一个缺口,由于洪水还在加剧,由于堤坝依然存在隐患,必然很快又会出现其它更多的缺口或渗漏。

斑秃脱发的现象确实也是如此,当人们出现第一块小斑秃后,在用药不济事的情况下,很快便会出现更多块的斑秃,甚至变成全秃和普秃。

既然两者如此相象,那么,能不能够据此就可定论斑秃脱发是因为肾虚呢?

如果据此便可确定斑秃是因为肾虚,那么,为什么我用“杀菌液”给我自己和给那些只患一、二块斑秃的患者在患处涂抹后,就不再出现新的斑秃,更不会越涂抹斑秃块会越来越多越来越恶化呢?用“杀菌液”在患处外用涂抹便能快速治愈斑秃,其作用到底是因为治愈了肾虚呢还是因为治了别的其它什么东西?

由上所述已可明瞭,斑秃脱发的病因不但不是肾虚,即使患者有肾虚也不会容易斑秃脱发,斑秃与肾虚两者完全没有什么关系,斑秃是因为肾虚的说法是不正确的。

第十二节:“斑秃病菌”论

由于斑秃脱发是斑秃病菌感染所造成,斑秃病菌入侵后先在该处作为第一个中心点然后不断往外周边扩散,因而斑秃脱发就很自然地形成一块块的圆形或椭圆形。由于斑秃细菌具有传染性,时间长后就会由原来的一小块而变成多块,以及会变大变阔发展成为全秃普秃。由于斑秃细菌分泌物会堵塞毛孔和污染腐蚀头皮层令头皮产生病变逐步形成顽固的覆盖层阻隔毛发生长,在这种情况下,如果没有比较针对性的药物是难以快速治愈斑秃脱发的。同时,由于患者的枕巾上和其它地方都会潜伏有斑秃病菌,这就容易造成治愈后的再复发,以及在停药后不久已长出的头发又会出现再脱掉现象。

由于患上斑秃脱发的条件是必须要同时满足“头部局部的免疫能力会减弱”和“此时不幸染上斑秃病菌”这两个大前题才能成立,因而斑秃脱发才不会普遍出现在每一个人的头上,而且也不会容易传染给自己的家人和朋友们的头上、以及同在一起学习和工作的同学和同事们的头上。

本人只见过合肥市一个俩母女都患上斑秃脱发的例子,母亲处先且严重些,女儿随后而次之。其女儿验证了“生发液”的药效之后,女儿的母亲也购买了“生发液”去治疗,而且疗效都能令她们满意。

朋友们看到这里之后不必太担心,因为这是一个非常特殊的例子。

斑秃脱发以及其难治的原因原来就是那么一回事,对症下药的治疗才是真方子。由于有太多的斑秃患者向本人反映用其它的药物和方法治疗斑秃其效果很不理想,有的甚至根本无效。本着真切地为患者解除病患和为医学作贡献的思想出发,从对斑秃病因以及其病理结构的认识,从用药所需时间和疗效方面去作比较,目前对斑秃脱发采取各种药物和治疗方法去加以治疗的医家们,请静心地想一想,是否有必要走出治疗斑秃脱发的误区,或者是否存在着误区;在目前不少医疗机构和药品都会刻意策划包装以追求最大商业效益的环境之下,患者朋友们也请细心冷静的想一想,在该如何的去选择治斑秃药物方面,是否也有必要走出观念上的误区。

本人的“头皮改良生发液”虽然不是属于十全十美的药物,但用它来对付轻度症状的斑秃也基本上能做到如治感冒一样容易,这是目前国内诸多的专治斑秃脱发药物所未能做得到的。为了能为斑秃患者及早除却病患,为了能为天下众生做一点好事,因而本人急切希望能早日找到厂家达成合作,为 “头皮改良生发液”寻找到一个能为它申办出有关药品批号的温暖的家,以让它能早日更广泛地为天下患者服务。

忠告

最后,本人值此向广大的朋友们郑重地提供二个非常有必要的忠告,因为人们的斑秃脱发,大多数都是因为精神紧张疲劳所引起,而由各类因素造成人们的精神紧张疲劳,其最后都是归回到睡眠不足这个落脚点上,睡眠不足就会导致身体虚脱,身体虚脱就会导致抵抗力和免疫力降低 ,头部的免疫力降低就容易被斑秃病菌乘虚而入,斑秃病菌在头皮处乘虚而入就会造成斑秃。因此,斑秃脱发主要是由精神紧张所引起的说法,倒不如说主要是由于睡眠不足所引起来得贴切。在本人所治愈的众多患者当中,共计有12人曾又出现过再复发现象,追问原因,主要都是在熬夜、睡眠不足的那段时间出现,所幸再用“生发液”后又得以治愈。

因此,本人要向朋友们提供的忠告是:1、人们不管工作、学习或其它事务多么忙,或精神多么的烦闷、忧郁紧张,请都要放宽心地每天都睡好觉,因为当人们在熬夜或精神疲劳的时候能及时地好好睡足一大觉,远要比喝上一大锅鸡汤补汁而不睡觉好上100倍。只有每天都保持充足的睡眠,只有平时注意休息好、心态好、心境好,才是有效防止斑秃,配合用药治愈斑秃和防止斑秃再复发的最有效的手段。2、凡是已经患上斑秃脱发的朋友们,请要注意您自己床上的那块枕头巾,必须要经常更换清洗晒太阳消毒杀菌,因为它不但是您头上斑秃病菌的滋藏地,同时也是会令您头上的斑秃脱发日益严重,以及令您治疗而停药不久,刚长出的头发又会重新脱落的,斑秃病菌传染的贴身传递器。在紧贴头皮的重复感染之下,大多数斑秃患者在时间长一些后,容易在两耳侧和头后侧首先成为重灾区就是这个原因。

(完)
黄镇东
2005年9月16日